当前位置: 主页 > 太阳城游戏 >

有哪些比小说更好看的商业故事?

时间:2016-12-05 13: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1984年,李经纬在三水创办了健力宝。他把用于购买设备的二十多万贷款拿来赞助了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那是新中国首次参加的奥运会,许海峰、李宁一战封神,特别是当中国女排击败东道主美国队,实现“三连冠”时,健力宝一夜成名,被称为“东方魔水”
1984年,李经纬在三水创办了健力宝。他把用于购买设备的二十多万贷款拿来赞助了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那是新中国首次参加的奥运会,许海峰、李宁一战封神,特别是当中国女排击败东道主美国队,实现“三连冠”时,健力宝一夜成名,被称为“东方魔水”。

健力宝由此拉开了体育营销的大幕:广州全运会,北京亚运会,从围棋、跳水一直蔓延到健美、桥牌等各个运动场。其销量也随着知名度节节攀升,在1991-1996年,健力宝囊括了中国饮料行业产品、销量、利税、利润四项指标的所有第一。1996年,健力宝的年销售额接近60亿元大关,这一数字是当时排名行业第二的娃哈哈的两倍多,在国内的行业发展史上,至今没有任何一家品牌达到其曾经的统治地位。

1990年,李经纬想出了一个“拉环有奖”的促销创意,除此之外,他成立了中国公司的首个公关部门:他让巴西球星穿健力宝球衣,让聂卫平,李宁加入公司做顾问.....

1994年,李经纬花500万美元买下了帝国大厦的一整层,意欲进军美国市场。为了实现走向世界的目标,1996年,他主导投资10亿元在广州新建了高38层的健力宝大厦,打算将总部从三水搬到广州以改变健力宝偏居一隅的小格局。正是这座大厦,成了健力宝命运的转折点。

三水政府在得知健力宝打算去广州建大厦时,曾经希望李经纬能在三水找个地方建。当时的健力宝公司对面,有一栋名叫银苑大厦的烂尾楼。这座位于城区繁华地段的建筑一直空置,且因为各种原因一直在拍卖中流拍,在三水一度沦为人们的笑谈。政府希望他们能接下这个烂尾楼,声称可以给健力宝一些优惠政策。但意欲走向世界的李经纬拒绝了这个提议,双方矛盾更加激化。


在此之前,李经纬和当地政府的关系已经相当微妙。他虽然是健力宝的创始人,但这家企业的身份是国有控股,大股东是三水政府。李经纬只是企业经营者,他在编制上是副处级,却经常享受“越级”待遇。县里开会时,李经纬就坐在县委书记和县长旁边;省里领导、甚至国外领导来考察时,都是李经纬接见而不是其他的政府干部。“世人只识健力宝,不识三水政府”,这不是企业拥有者所能容忍的。


健力宝先后在福建漳州,广西北海等地设立分厂,尤其是总部要搬离到广州健力宝大厦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三水市政府普遍认为这是李经纬慢慢往外转移健力宝的资产;


健力宝相继在金融、地产、科研领域进行了多起收购,还在国外投入数千万美元开发当地的市场,这些行为都被认为是“乱洒钱”,不把钱留在三水……


这时李经纬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


李经纬也不满于政府的某些行为。为了完成就业率,三水政府明确规定健力宝员工必须有45%的比例是本地人,其中各种裙带关系不言而喻。李经纬投资兴建广州健力宝大厦,并没有获得三水市政府的批准。这笔高昂投资终于将双方多年来的矛盾放到了台面上。李经纬的想法是利用更大的平台将健力宝推向世界,但是在三水政府看来,将总部搬到广州,无疑是将三水最大的一颗摇钱树挖走了。


这样的矛盾,在李经纬即将年满六十,作为体制内干部即将退休而正式爆发。政府加大了对健力宝资金的掌控力度,其每一款新产品开发、每一笔招商预算,都要政府亲自审批。同时李经纬和政府工作人员之间的互相不待见大大干扰了健力宝的日常运转。


李经纬团队意欲摆脱政府的控制,1997年开始筹划了健力宝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方案,但三水政府以李经纬团队“没有香港暂居证,因而不得购买H股原始股票”为理由,予以否决。


1999年,他提出公司内部实行股份合作制方案,由管理层自筹资金4.5亿元买下三水政府所持有的股份。这个提议也被政府拒绝,理由先是“有用健力宝资金来买健力宝之嫌”,后来又变成“担心经营层的钱来历不明”。


关系破裂后,三水市政府先后打算把健力宝卖给新加坡第一食品公司、娃哈哈的宗庆后,但都被李经纬以各种方式击退。到了2001年7月,三水市政府为健力宝召开转制工作联席会议,各级主要领导全数到齐表态,结果90%的人主张卖掉健力宝,并且不能卖给李经纬团队。


2002年1月,在三水区政府的强势干预下,健力宝没有卖给出价4.5亿元的李经纬团队,而是卖给了出价3.38亿元的有“特异功能”的张海(此人超级大忽悠,有意可百度)。在2002年1月15日的那场签约仪式上,李经纬“含泪仰天,不发一语”,这张照片被迅速成了国内所有财经媒体的头条。这之后,这个喜欢交友的老人,再没有见过媒体,也没在任何场合提及过健力宝。签约仪式后的第9天,李经纬突发脑溢血,此后的人生再也没能摆脱病床和轮椅。


后来张海出了一系列昏招,把健力宝搞砸了。2年内,健力宝的营收持续下滑,投资团队的矛盾开始凸显。2004年,张海被卸去了董事长的职务,这之后,他因为“涉嫌挪用资金2.38亿”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接连换帅,健力宝陷入持续混乱。2004年,健力宝作价1亿美元卖给了台湾统一集团,但健力宝依旧没能止住颓势,这个曾经所向披靡的品牌,甚至一度销声匿迹,直至近几年才重新走入公众视线。


不过这一切,已经和李经纬没有关系了。身边的人说,病床上的李经纬没有再提过健力宝,他更关心的是李宁,逢人就问李宁公司的状况,或许在李宁身上,李经纬看到了自己未竟的梦想。


而李经纬和李宁的交集要回溯到1988年,李宁在汉城奥运会接连失误,回国后遭遇铺天盖地的嘲讽和谩骂。李经纬让李宁以其特别助理的身份加入了健力宝,后来健力宝出资1600万帮助李宁建立了自己名字命名的体育品牌,由李宁出任总经理。经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李经纬同意了李宁将公司脱离健力宝的提议,或许那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政企股权纠葛对于健力宝未来发展的影响。


后来,李宁分3次用现金偿还了健力宝公司的投资。李经纬的决断让李宁避免了健力宝的旧路,脱离健力宝后,李宁在2004年登陆了李经纬曾渴望至极的香港联合交易所,完成了体育明星到亿万富豪的转变。


而同一时间,躺在病床上的李经纬,却正面临犯罪的指控。

李经纬:我死了比活着舒服 来源:凤凰网

2000年左右,为了筹备上市,饮料厂改制。因为账上还有一笔4000万元的职工福利基金,为了赶在转制之前处理好,李经纬和杨士明、黎庆元等另四位集团公司高管当年6月召开了一次领导班子会议,共同商定为包括与会的5位老总在内的全体职工买保险来花掉——当时,买保险是三水公司中颇为流行的一种福利。


但会后,为全体职工买保险的方案虽然做了出来,却一直没有通过,也没有实行,为5位老总买保险的计划却迅速开始。当月底,饮料厂工会账上支出一千多万,为他们购买养老和重大疾病险,其中李经纬投保331.88万元,其他人则均在200万左右。按照保险行业潜规则所分得的每人10万元左右回扣,则直接交给了他们每个人。


职工福利基金账上剩下的三千多万,则在2001年直接分发给全体职工。


法院认为,李经纬作为受国家机关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这一行为是利用职务之便涉嫌侵吞国有财产。因此,李经纬到底有没有权利动用这笔款项,成了一段时间内争论的焦点。

按照此前健力宝的管理协议,李经纬和管理层有权在不请示的情况下,动用6000万以下的款项,这一协议让案情扑朔迷离。


2002年,李经纬因涉嫌贪污而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被监视居住;直到2011年,检察院才正式对其提起诉讼。

2011年,李经纬在病房内的“临时法院”经历了一次特别的庭审。之后佛山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李经纬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万元。


三水,这个广州西南的贫困县城,建国后一直饱受血吸虫病的困扰,直到1983年才最终根除,是健力宝刷新了三水的形象。李经纬在位18年期间,健力宝向政府缴纳了30亿的税收,他离开后,却因为300万保险款项被判了15年。


李经纬认为自己或许有错,但绝对没有罪。他曾对陪在病床边的人说:这一辈子,我因为工作繁忙有愧于家庭,但是无愧于党和国家。健力宝期间,他几乎没有给家人谋来任何好处。为了避嫌,李经纬的亲人都没有进入健力宝,只有干女婿在公司待过很短的一段时间,而且是普通工人。


突发脑溢血后,李经纬又查出罹患肝癌,一直保外就医。除家人之外,李宁是最常陪伴李经纬的人。自住院后,李宁就负责起了李经纬所有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十几年下来,这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李宁从没有提过一个字。


卧病期间,李经纬依旧烟不离手,每天要抽四到五包烟,家里人多次劝说无果后,李宁说:他想抽就抽吧,别拦着了。


不过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李经纬抽不动了,他经常是把点燃的香烟放在桌上,看着它慢慢燃尽。或许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维持过去的形象。最后的时光里,他从不向外人抱怨病痛的折磨或是案情的不公,别人问起,他也总是岔开话题。


生命的最后三天里,李经纬因肾衰竭,每十几分钟就有尿感,护工让他在床上解决,然后帮他收拾。但李经纬仍坚持起来去厕所,这时他已经非常虚弱,每次要三个护工才能把他扶进厕所,每一次都汗流浃背。护工后来对其家人说:老爷子把尊严看得比生命还重。


2013年4月22日,李经纬辞别人世。他生前希望落叶归根,除此之外,没有留下遗言。


得到李经纬病逝的消息时,李宁正在韩国,他立即直奔三水,到达当晚就彻夜守灵,里外应对均以“长子之礼”自持。告别仪式前,李宁将筹办团队聚在一起:今天不要讲过激的话,我们是来送老板的,将他平平安安送走就好。

2013年4月26日,广东佛山市三水区殡仪馆。200多位生前好友和各界人士参与了遗体送别或是送来花圈,因为尚在服刑,这些名字不能带单位和头衔。曾经的体操王子李宁,头发花白,一身黑衣,依三水风俗手持黑伞,腕戴毛巾,紧立在家属们身后。他双手合十,泪水潸然,一遍又一遍90度鞠躬。曾有消息说他将发表悼词,但最终却未置一词,只有李经纬的长子代表亲属致答谢词,“人生无常,先父一生的功与过自有公论。”


送完亡灵后的流水席晚宴上,李宁挨桌敬酒表示感谢:

这是老板请你们吃的最后一顿饭,以后就靠你们自己找吃了




一瓶魔水,廿载豪情,从来中原无敌手
半腹委曲,十年沉默,不向人间叹是非


资料来源:凤凰财经,搜狐财经,百度百科,大败局

微信公众号ID:未央的自留地

讲好故事 发现更大的世界